<acronym id="gl3st"><label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l3st"><strong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
  • 當前位置: 首頁 > 走進遼陽 > 歷史概況 > 歷史照片

    襄平布——遼陽古城歷史的獨特符號

    時間發布:2018-03-01 09:57 閱讀次數: 信息來源: 字體:[ ] 【打印文章】

    08082318bl27.jpg

     

      戰國晚期,公元前三世紀初,荒蠻的遼東大地發生了一件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事件:燕將秦開率領浩蕩如虎的燕軍勁旅,北破東湖、東略朝鮮,建立遼東等五郡,一舉將東北地區南部攬入燕國的領地。于是,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誕生了一座城堡——“襄平”,并從此拉開了古城2300多年歷史的序幕。

      如果說,襄平作為燕國遼東郡的首府,在這場辟地建郡、開發遼東的歷史大轉折中發揮了重要作用,那么,最能反映這座城市當時歷史地位的就是“襄平布”。

      一、襄平布的緣起

      布,是一種青銅貨幣,流行于春秋戰國時期,它的形狀和名稱均起源于一種鏟形農具“鎛”、“錢”?!版n”與“布”音近,故又稱“布錢”。在早期的商品交換中,鎛和錢被用來充當商品交換中的一般等價物。久而久之,它們慢慢地脫離了作為工具的實用功能,形體變小,只是在形制上保留一些它們母體的特點而成為貨幣中的一類。布幣的表面鑄有鉻文,銘文一般是鑄造布幣的地區名稱,少數還標有布幣的面值。目前已發現戰國布幣約有160種,為戰國韓、趙、魏、中山、楚、燕等國貨幣。由于文獻記載的缺失,關于先秦貨幣的研究尚有許多謎團沒有解開。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戰國時期有權鑄行貨幣的地方必定是當時的重要都邑。

      襄平布,除個別例外,一般高不足4.5厘米,寬不過2.5厘米,重5克左右,正面文鑄有“襄平”二字,背面大多平素無文。與戰國時期其他國家布幣相比,聳肩、束腰、長足,銘文字體圓轉、寬松,是襄平布等燕國布幣鮮明的特色。

      二、襄平布的歷史背景

      戰國時期,兼并戰爭空前激烈,各國競相變法圖強,富國強兵成為時代主題。燕國的南面是群雄爭霸、戰事迭起的中原地區,是大國列強拼國力、拼軍力的主戰場;而北面的燕山山地和東北的遼東地區則經濟文化相對落后,這里地廣人稀但物產豐富,是極具開發潛力的戰略要地。毫無疑問,南守國門、北拓疆土、發展經濟、富國強兵是燕國的基本國策。然而,在這場巨大的社會變革中,地處北方的燕國國力衰弱,飽受內憂外患之苦。直到公元前311年燕昭王即位,實行了一系列變法革新措施,燕國逐漸強盛起來,開發遼東的愿望才得以實現。公元前三世紀初,燕將秦開一舉擊潰為患燕國北疆的東胡,又乘勢東進擊破箕氏朝鮮,將燕山以東至朝鮮半島北部的廣大地區納入了燕的統治范圍。

      燕國控制東北南部后,采取一系列重大措施,鞏固邊防、加強管理、發展經濟。一是修筑西起河北沽源之北,經今內蒙、吉林、遼寧,東至朝鮮半島大寧江入???,綿亙數千公里的燕北長城,保證了軍事上的安全。二是在長城以南,自西向東橫置上谷、漁陽、右北平、遼西、遼東五郡,強化了行政管理。三是大量向遼東移民,推廣農耕,鑄行貨幣,發展商品貿易,有力地促進了經濟發展。

      襄平布,就是戰國晚期,燕國在遼東郡首府襄平鑄行的貨幣,其流通時間在公元前三世紀初燕國設置遼東等五郡后,至公元前222年秦滅燕以前的七八十年間。

      三、襄平布的文化意義

      襄平布,這枚看似普甚至有些粗糙的青銅古幣,對于古城遼陽卻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。

      首先,襄平布為襄平行政建制提供了明確的物證。戰國時期襄平為燕國遼東郡治,多依據《漢書.地理志》記載,結合遼陽地區考古資料得出的結論,并無直接的歷史文獻記載。襄平布銘文“襄平”的準確釋讀,才為這一結論找到了令人信服實物證據。同時,大量襄平布和其他戰國文物在遼陽出土,也間接地說明燕國遼東政權已在襄平落地生根。

      其次,襄平布反映出襄平強大的文化凝聚力和輻射力??脊刨Y料顯示,在燕五郡地望內,戰國晚期燕文化遺存呈出“爆發式”的態勢:在燕長城沿線發現大量小規模的軍事城堡,寧城、承德、奈曼、赤峰、建平,喀左、葫蘆島、凌源、沈陽、鳳城、普蘭店等地都發現有較大規模的城址。在這些大大小小的城址內發現有建筑瓦件、生產工具和兵器、生活用的陶器,并伴有襄平布的出土,說明當時北部長城沿線有大批駐軍戍守,遼東內地的城市已星羅棋布。這種情況反映出,無論是軍隊的供給還是市民的生產生活,都離不開以貨幣為媒介的商品貿易,而襄平布無疑在這場商品貨幣經濟的歷史巨變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同時也可以看出,襄平的經濟文化已達到當時東北的最高水平,并對周邊地區產生了深刻影響。

      第三,襄平布銘文有著深刻的文化內涵。襄平布之 “襄”字,為上中下三層結構:最上面的圓圈,象征天空和星辰;中間兩峰一谷的曲折線,為甲骨文“衣”字的簡寫;下面左側為“系”字偏旁,有紡織之意;下面右側為一人手持工具勞作。襄平布之“平”字加“土”字偏旁,顯然有是更加強調了土地的意義。我們再來看我國最早一部文字學著作《說文解字》對“襄”的解釋:“解衣而耕謂之襄”;“坪”字《說文解字》解釋為“地平也”??梢?,古人對襄平城的命名是動了一番腦筋的。我們遙想早在兩千三百年前,那些遠征而來的燕國將士實在是看好了這片廣袤的遼河大平原,才脫下了戰袍盔甲,操起犁鋤,在這塊平坦肥沃的土地上翻開了農業文明的歷史篇章。

      解放后,在現代考古發現中,襄平布以遼陽出土最多,沈陽、鞍山、本溪、大連、丹東、朝陽其次,另外內蒙、河北、山西以及朝鮮半島北部都有襄平布出土的記錄。這種以遼陽為中心,呈放射狀分布的情況表明,小小的襄平布,在戰國晚期短短幾十年的戰亂歲月里,已成為一張鮮亮的名片,在遙遠的遼東掀起了“商品貨幣經濟”的開端,把古城襄平開天辟地的故事推上了中國歷史的大舞臺。


    附件:

      相關文章:

      小说 亚洲 无码 精品
      <acronym id="gl3st"><label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<acronym id="gl3st"><strong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