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gl3st"><label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l3st"><strong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
  • 當前位置: 首頁 > 走進遼陽 > 歷史概況 > 歷史文化

    民間故事

    時間發布:2017-07-03 16:48 閱讀次數: 信息來源: 字體:[ ] 【打印文章】

      丁令威駕鶴升仙

      當年康熙皇帝巡幸遼陽,在一首詩中寫道“欲問襄平舊郛郭,千年華表鶴飛翔”。后來,乾隆帝來遼陽時,也在一首詩中寫道“只有千年華表鶴,時看往來白云中”。為什么兩位皇帝都對遼陽的“千年華表鶴”這么感興趣?原來其中有一段丁令威駕鶴升仙的故事。

      據傳,丁令威是遼陽鶴野(今亮甲附近)人,原是一位州官。他為政廉潔,愛民如子,一懷明月,兩袖清風。為官之余,他的最大樂趣就是養鶴。丁令威任職時期,適逢大旱,人民四處逃荒,十室九空。地里野菜挖盡,樹皮扒光,地旱三尺,河水斷流,百姓棄子于街巷、野路之間。真是民不聊生,怨聲載道??!丁令威目睹此悲慘情景,憐憫之情使他徹夜不眠,曾多次呈書京都,待御旨下來好開倉濟民。等呀等,到頭來仍是音訊杳無,希望象泡影一樣破滅了。丁令威不忍見百姓處于水火之中,只好私自下令,打開官倉賑濟災民。老百姓分到糧食,大街小巷笑語盈門,一片歡騰景象。

      然而,丁令威的大禍來臨了。開倉放糧一事象生了雙翅,傳入京城,激怒了皇上,當即派欽差大臣到遼陽視察。在封建社會里,那時節,私開官倉的屬于不赦之例,當然,丁令威也就難免殺頭之禍了。

      當把丁令威綁赴法場(現在城內東小什街口)時,監斬官問丁令威還有什么要求。丁令威仰天長嘆一聲,說:“我生平最喜歡鶴,親自養了兩只,三年前飛走一只,現在家里還有一只,在我臨死之前,我要再親手喂它一口食?!北O斬官說:“好,答應你這個要求!”便差人從他家里把那只白鶴牽到法場。丁令威親自垛肉喂這只鶴。往常這只鶴見著主人,總是展開翅膀翩翩起舞??墒?,此時此刻,白鶴見了主人卻兩眼垂淚,不住地對空長鳴。就在這當兒,只聽半空中也傳來一聲鶴鳴,接著又有一只白鶴凌空而下。丁令威一看,正是三年前飛走的那只。兩只鶴象久別的好友重逢,互相敘述著什么,丁令威看到此番情景,加上自己的不幸遭遇,思緒萬千……這時監斬官不耐煩了,大發雷霆,便喊到:“丁令威,不要不知好歹,不要拖延時間,黃泉路你是走定了!”隨即命令刀斧手開斬。說時遲,那時快,只見兩只鶴展開了雙翅交叉在一起形成一板平云,丁令威不知不覺地穩坐在了上面。剎時,法場上狂風四起,飛砂走石,天昏地暗,還沒等劊子手刀落,丁令威已乘著兩只鶴騰空而去。

      黎民百姓為了紀念這位開倉濟民的清官,給丁令威的家立了一個兩丈有余的華表。華表上面鐫刻著:“丁令威華表仙莊”七個醒目大字,以表千古追思。

      好多年以后,有一只雪白的仙鶴從凌虛出飛到遼陽,落在鼓樓東邊的華表柱上,久久凝望著這座飽經滄桑的古城。有一位少年看見了,覺得蹊蹺,拿起弓,搭上箭,就要射那鶴。這時,白鶴飛起,一邊低空盤旋,一邊作人語吟誦道:有鳥有鳥丁令威,離家千年今始歸,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學仙冢累累。然后,沖天而去。

      據傳,原來遼陽城東門外的升仙橋,旗倉附近的華表仙樁,還有城東七十里外的華表山都是丁令威留下的仙跡。

      罕王爺

      明清前仇

      清朝的始祖是布庫里雍順。傳說布庫里雍順是長白山的哈達門達乎,是三個仙女:正庫倫、恩庫倫、佛庫倫在天池中洗澡,空中飛過一只鴻雁,墜落一顆紅果,被佛庫倫吞下成胎所生。

      布庫里雍順長大后,下山與三姓的白哩結婚,下傳七輩,到孟特穆,又傳到福滿,從福滿到覺昌安,覺昌字的下輩是塔克世,就是罕王爺努爾哈赤的父親。

      后來,尼堪外蘭勾結朝總兵李成梁,攻打古埒城。駐守古埒城的城主是阿太章京,阿太章京的福晉是塔克世的侄女,也就是罕王爺的叔伯姐。一攻打古埒城,阿太章京給覺昌安去信,覺昌安當時是建州衛,發兵救援古埒城。尼堪外蘭假投降,把覺昌安、塔克世爺倆騙入城內(撫順城),夜晚,與城外李成梁總兵里應外合,把城襲了,覺昌安、塔克世爺倆被害,這是第一仇。

      罕王爺的長妃同甲氏、次妃富察氏。富察氏是阿太章京的妹妹,阿太章京也被害,這樣就是努爾哈赤的家族和他次妃的家族都被明朝殺害,罕王也就與明朝結下深仇大恨,不共戴天。

      罕王充軍

      罕王爺努爾哈赤從小母親就死了,他父親塔克世娶了一個后房,叫葉赫那拉氏。罕王爺親弟兄一共三個:一個叫舒爾哈齊;一個叫雅爾哈齊。

      葉赫那拉氏看不上他們弟兄三個,要殺這哥仨,哥仨沒法子,被逼出走。臨走時,罕王的祖父覺昌安把哥三個送到大門口,給他們一些碎銀子說:“你們哥仨好好走,日后你們還能回來?!备缛齻€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就分手了,雅爾哈齊奔朝鮮,舒爾哈齊奔寧遠,罕王爺和他一個處的最好的朋友王鎬奔撫順下去了。

      這一天,罕王爺和王鎬走到撫順城的校軍場,正趕上明朝總兵李成梁在校軍場練兵,罕王爺和王鎬就在一邊賣呆兒。兵練完了,箭也射完了,總兵李成梁高興地說:“你們賣呆兒的老百姓,哪個如果能練兩下,會使弓放箭,給我練兩下子看看。如果好的話,我就給你官做?!蓖蹑€聽完上場射了三箭,中了兩箭。罕王也上場射了三箭,三箭全中而且箭照原孔,第一箭射出去,第二箭,第三箭還在原孔射出去,罕王爺長得魁梧,相貌又行。李成梁一看說:“唉呀!瞧你這小孩不大,箭法可不錯,神箭!連我也不如你呀!得了,你別走了,就在這給我當書僮吧!”罕王爺心里挺高興,用手一指王鎬說:他是我朋友,把他留下吧?!袄畛闪赫f:“行!讓他給我喂馬,我有兩匹馬,大青和二青。你們滿人善騎,會喂馬?!本瓦@樣,罕王爺和王鎬在李成梁的軍營里住下了。到練武的時候,罕王也跟著練兵,日日增善,一天比一天強。沒事的時候,就在書房里書,先看三國,水滸,列國,然后看孫武子十三篇,百家的書都看,從中學了不少的兵法。罕王爺還是一個過目成誦的材料,他對蒙語、蒙文、漢語、漢文全會,都很精,后來又創造了滿文。所以,李總兵很喜歡他。他在李總兵家,可以穿堂入戶,隨隨便便,成了總兵府的紅人。

      小憨出逃

      罕王爺在李總兵家當書僮時,平常老不吱聲,不問他話從不多言多語,所以都管他叫小憨子。

      李總兵有個小女人,叫梨花女,長得特別標致。有一天,梨花女問罕王爺:“小憨子,你說我長得什么模樣?”罕王爺說:“太太模樣唄?!闭f完一句話就走了。

      有一天,李總兵從校軍場練兵回來乏了,要洗腳,他對小憨子說:“你去給我打盆洗腳水來”。小憨啊了一聲就走了。打完水,就把水放在炕底下的腳凳上。李總兵又說:“把靴子給我脫了,今天我不愛動彈,你給我洗,拿個小板凳坐在那洗?!毙『┚妥谛“宓噬辖o李總兵洗腳,洗來洗去,腳洗完了,小憨用手摳李總兵的腳心。李總兵說:“小憨子,你怎么淘氣呢?好么樣地你摳我腳心干什么?”小憨說:“你這腳心上有幾個黑泥疙瘩怎么也洗不掉?!崩羁偙宦牴笮φf:“小憨子,你不懂??!”我這不是泥,不是皴,我腳上的是黑痣,你好好看看!”

      小憨仔細一看,果然是三個黑痣,成三角形,每個黑痣都有黃豆粒大小。小憨問李總兵:“這黑痣長在腳下好不?”李總兵說:“看起來你是不懂啊,我能當總兵全指望這三個黑痣了。這三個黑痣珍貴無比,謂之三星,是福祿壽三星。在我腳下,我就是壽與天齊,福如東海,加官晉祿,所以我現在身為總兵。要是沒有這三個黑痣,我也是個庸夫俗子,往多說當個大頭兵?!毙『┱f:“當官就得是黑痣???”李總兵說:“別說當官要有黑痣,那些太太,梨花太太也都有黑痣?!毙『┱f:“這事可也怪,有黑痣就能當官,我腳心也有痣怎么就給你洗腳當奴才呢?”李總兵說:“有痣要看長得什么樣?”小憨說:“全是紅的,七個哪!”李總兵說:“他媽個巴子!凈說胡話。你哪來的七個紅痣?”小憨說:“總兵爺不信,我讓你看看?!焙蓖鯛斦f完脫下鞋。李總兵一看,當時一驚,果不然有七個紅痣。和天上的七星位置一模一樣,天璣星特別大,天璇、天樞、天權、玉衡、開陽、搖光。天璣星還有三根紅毛。李總兵心里合計:“唉呀!這龍須都全哪。怪不得欽天監說東北出了一條草龍,將來奪大明天下就是這條草龍。上不著天,下不著地,藏在哪里到哪看去!今天該著我走字,把這小子抓住,囚解到北京,我就打腰了,不光封侯,還興弄他個一字并肩王。又一合計,我得先把他穩住,先不能驚動他。他對罕王說:“好??!你小子將來錯不了,我慢慢提拔你,怎么也能給你個參將副將。你這紅痣長得歪了一點,將來能弄個總兵就不錯了?!崩羁偙@么一遮掩就過去了。明面照常忙著操練兵馬,暗中卻派人日行八百里,加快往京城送信,等京城回信,再抓小憨。

      小憨一點也不知道,照樣是白天服侍梨花太太們,下晚侍弄李總兵。

      這一白天,小憨來到后院,梨花女屋內沒人,梨花女問小憨說:“小憨子,你侍侯老爺凈干什么?”小憨回答:“什么都干,洗腳都行?!崩婊ㄅf:“噢,你還給總兵洗過腳?那今天沒人,你去打盆水,也給我洗洗腳?!焙蓖鯛敶騺硭o梨花女洗腳,洗來洗去,罕王爺把梨花女的腳拿起來,左看看右瞧瞧。梨花女一看罕王爺的樣,臉唰下紅了,說:“小憨子你放肆!拿我的腳看什么?”罕王爺兩眼還直勾勾地盯著梨花女的腳說:“我找黑痣呢?!崩婊ㄅ謫枺骸澳阏液陴敫墒裁??”罕王爺抬起頭來說:“我給總兵洗腳時,總兵爺腳下有三個黑痣??偙鵂敻嬖V我,他當總兵全憑那三個黑痣。還說太太腳也有黑痣,我怎么一個上也沒有看著?!崩婊ㄅ牶蓖鯛斦f完嘿嘿一笑說:“你呀,也不是真傻還是假傻?我當太太哪是腳下有黑痣,我是憑姿色,憑伶利,侍候總兵侍候好了,總兵用勢力把我娶了,要不我腳下有多少黑痣也白扯?!?罕王爺聽梨花女一說,長打一個唉聲說:“咳——我尋思真要因為腳下有黑痣就能當官那就好了,我也有個盼頭,不能老給人當奴才。我腳下有七個紅痣哪!”罕王爺邊說邊把鞋脫下來讓梨花女看,梨花女低頭一看,果然有七個紅痣,梨花女也是一個飽讀詩書,對于易卜神像什么都懂的人。她心里合計,小憨子不是凡人哪,連項說:“你有九五之尊。北京的欽天監說東北出了一條草龍能當皇上,莫非應在你的頭上,如果將來你當了皇上……”梨花女說到這,下了地,走到罕王爺面前說:“我嫁給李總兵并非從心所愿,他比我大好幾十歲,我怎能稱心如意。如果你將來當了皇上,能不能封我個皇后的地位?” 罕王爺聽完梨花女的話,立刻一驚,連忙說:“這可不是兒戲之事,讓總兵知道,你我還有命在嗎?快快起來?!崩婊ㄅy絲不動說:“不要緊,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,一切包在我的身上?!焙蓖鯛敵婊ㄅ稽c頭,梨花女連忙站了起來。

      這天晚上,梨花女心里有事,和李總兵沒話找話說:“總兵爺,你當總兵有什么本事?是靠飽讀兵書戰策,還是靠你的武藝?”李總兵說:“都不是。你哪知道富貴得有富貴相,我當總兵全靠腳踩三星?!?李總兵抬起腳,梨花女一看真有三個黑痣,說:“那要當皇上有幾個黑痣?”李總兵說:“這事你還別說,現在就出了一個案子,說咱東北要出皇上。咱們府上的小憨子腳底有七個紅痣,正是北斗七星。將來他就是個混世魔王,奪大明天下的就是他。我已經讓人上京城報信去了,如果奏折下來,我把小憨子打上木籠囚車往北京一送,可就立了大功,怎么也能弄個王爺當當。到時候,你也就更闊了?!崩羁偙f完哈哈一陣大笑,轉身睡著了。梨花女探著李總兵的底,悄悄地走出屋。

      這時候,罕王爺和王鎬倆在馬號嘮嗑。梨花女悄悄地走到跟前對罕王爺說:“你還沒睡!”罕王爺說:“沒有。太太有什么吩咐?” 梨花女看了一眼王鎬,為難地不知怎么說好。罕王爺連忙說:“王鎬是我至交兄弟,有話請說無妨?!?梨花女說:“可不得了,禍從天降??偙滥隳_下的紅痣后,已經派人去京城報信了,如果萬歷皇上的奏折下來,就把你打入木籠囚車押解京師,你犯的是死罪,一定大卸八塊?!?罕王爺一聽,吃驚不小,說:“那可怎么辦?” 梨花女說:“只有趕快逃走。我把后花園小門打開,你備好大青和二青,咱倆一起逃跑吧?!?罕王爺實無良策,聽梨花女說的有理,急忙備好兩匹馬,跟隨梨花女從后花園小門跑了。

      皇封梨花女

      小憨和梨花女從后門跑出時間不長,李總兵就醒了,發現梨花女沒有了,讓家人一找,不光梨花女沒有了,小憨子也沒有了。知道是自己把話說露,梨花女和小憨子一起逃跑了。急忙集合人馬,朝梨花女和小憨子跑的方向追去。

      小憨和梨花女從總兵府跑出來,一氣就跑到遼陽城西北的太子河南。二青馬突然趴下了,二人沒辦法,只好一塊騎大青馬。兩個騎一匹馬跑的慢,追兵也越來越近。這時梨花女說:“咱倆這么跑,非讓李總兵攆上不可?,F在沒別的辦法,只好你自己逃走吧,你騎大青馬跑,二青馬已經不中用了.我騎著它朝旁邊走吧,把李總兵引過去,你可以朝河邊跑,奔山里,將來,如果我要有命,咱倆再會。沒命,你將來不忘我就行,到清明給我燒點紙,咱倆的恩情也就行了?!毙『┊敃r不答應,梨花女使勁朝大青馬打了一鞭子,大青馬馱著罕王爺朝河北岸跑下去了。

      梨花女騎著二青馬,一瘸一拐地朝一個小土包走去。剛到小土包時,追兵就圍上來了。李總兵指著梨花女說:“好??!你吃里扒外,你這個反叛!” 梨花女說:“你為什么做惡多端?小憨子與你無怨無仇你要害他,將來小憨子真要有九五之尊的時候,你現在把他保了,你不也是一個開國元勛嗎?” 梨花女見李總兵無話可對,轉身就走了。這時候,李總兵下令放箭,二青馬中箭死在土包前。后來罕王爺為紀念這匹馬就給小土包起名叫青堆子(在太子河區望水臺鄉)。梨花女一看馬死了,知道自己讓李總兵抓住也沒有好,就解下自己的金鑾帶,吊死在土包上的一棵歪梨樹上。后來,罕王爺封梨花女為歪梨媽媽,滿族供奉的歪梨媽媽就是她。

      罕王封灘

      罕王爺一個人跑過太子河北岸一看,四周全是樹林,就躲進樹林中。李總兵追過河,連項下令:“放火!”

      小憨躲在樹林里連乏帶累,就倒在草棵上睡著了。他睡著以后,不大會兒,火就著到了,可小憨沒醒。這時候,一旁的大青馬,跑到旁邊的一個水坑里打了個滾,然后又跑回來,在小憨的身旁打滾,連泥帶水把草壓倒了,火也就到不了眼前。一回一回,也不知來回多少次,最后這匹大青馬就累死了。罕王爺醒了以后,一看眼下的情景,心里就明白了。心里說,以后我不能忘這兩匹青馬的救命之恩。得天下后,國號就叫大清,還在遼陽修了一座馬神廟,就是紀念大青馬和二青馬的。

      小憨這時又往北跑,跑到一片大沙灘,天也要亮了,遠遠看見追兵朝他跑來。心里著急,沙灘上沒法躲沒法藏。突然,一群老鴰呱呱朝他飛來,小憨心里說:我都倒霉了,你們還來呱呱叫,這還不把李總兵呱呱來??墒沁@群老鴰一個也不往別處飛,圍著小憨轉。有一個老鴰,還落在小憨的頭頂上,扇著兩膀呱呱叫喚。

      李總兵的人離老遠尋找,有一人說:“總兵爺,你看那邊象個人站在那!”旁邊一個人說:“那哪是!那要是個人老鴰還能落上了,還不早跑了。那不是石樁就是樹樁子?!逼渌艘哺f:“那塊不能有,小憨子要在那就不能有老鴰了?!?/span>

      小憨看李總兵的人不往他這邊來,心里核計,我就別動了。他木然而立,雙手垂直,一動不動。

      李總兵的隊伍尋找了半天,沒找到,就從老鴰群的旁邊追下去。小憨一看追兵往北追下去了,長出一口氣。唉!干脆我就先在溝里趴一會再說吧。

      以后,罕王爺為了紀念這個地方,就封此地叫“野老鴰灘”(在燈塔西馬峰鄉)。


    附件:

      相關文章:

      小说 亚洲 无码 精品
      <acronym id="gl3st"><label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<acronym id="gl3st"><strong id="gl3st"><address id="gl3st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